李兰娟院士团队今天撤离:武汉疫情"大局已定"


国家卫健委通报,截至3月27日24时,香港特别行政区已经确诊新冠肺炎518例(出院111例,死亡4例)。

程某,男,27岁,辽宁籍,数据分析师(已辞职)。2月28日至3月10日在美国纽约工作生活,自述外出均佩戴口罩。3月11日从美国出发,经香港转乘国泰港龙航空KA900,于3月12日抵京。出机舱前测量体温、询问身体状况无异常,经海关检疫健康筛查并再次测量体温无异常,当日由朋友接至昌平区龙泽园街道首开智慧社进行居家隔离。3月13日出现发热,3月14日上报社区,转运至定点医院就诊。3月14日、3月15日、3月17日、3月18日患者咽拭子标本检测结果均为阴性,3月19日痰标本检测阳性,3月20日确诊,临床分型为重型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晚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等待转运至隔离点的欧洲入境人员。

知道君发现,之前北京已经有多例输入病例由美国经香港转机回京。

酒店大堂被检疫部门临时征用,我们在工作台领到房卡后就可以直接回房休息。我被分配到的房间约为商务房,设施配置齐全,作为暂时落脚的隔离房完全够用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晚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因为等候时间过长,机场工作人员前来解释原因:受3月22日刚施行的对所有欧洲入境者进行检查的政策影响,一天之间约有一千人被暂时隔离等待12小时后的检测结果。23日当天,安全起见,房间消毒后还需静置4小时才能入住,因此耽误了我们的转运隔离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等待检疫入境的队伍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中午,从仁川国际机场至首尔市区的城铁上,佩戴口罩并保持距离的乘客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“强化限制区”内的欧洲入境者。

航班延误了半个小时,整舱满员。落座前,我先用湿纸巾把座位扶手、小桌板等所有手部会接触到的地方都擦拭了一遍。除了偶尔解下口罩进食外,所有人几乎全程都佩戴着口罩。